当前位置:主页 > 亚美娱乐首页 >

特写:爱丁堡见证“边缘艺术”的兴盛

类别:亚美娱乐首页 未知 | 人气值:

新华社爱丁堡8月14日电

新华社记者 张代蕾

半个多月前,托亚·杜伊带着吉他、音箱和睡袋,从哥伦比亚出发,一路辗转来到苏格兰爱丁堡。这里每到8月份都汇聚着无数与他一样怀揣梦想的艺术表演者,在爱丁堡边缘艺术节上展示、狂欢、逐梦。

“不用邀请,也不需要预订演出场地,这里随处都可以是我的舞台,为什么不来?”年轻的杜伊对记者说。13日一早,他在爱丁堡市中心主干道“皇家英里”上找到一块立脚之地,开始调音箱,支起印有自我简介信息的小横幅,迅速搭好一方小舞台。

在这条繁华道路上,从日出到日落,到处挤满游客和艺术表演者,演出的内容和种类丰富到令人眼花缭乱,只叹自己分身乏术。这里有和杜伊一样的街头艺人,有花点钱租个简易舞台的民间表演团体,也有造型抢眼的专业演员在贴海报、发节目单、即兴表演,吸引更多人前往附近剧场、学校甚至教堂、酒吧,观看他们免费或者票价只需几英镑的演出。

距杜伊几步之遥,一栋宏大的古典建筑内,是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的中心剧场。来自澳大利亚的知名女歌星梅丽萨·格雷正在准备歌舞剧《喵喵的小美人鱼》晚上的演出。受到本届爱丁堡国际艺术节总导演的邀请,她的演出团队会在这个设备精良的剧场内驻演三个星期,一张最好位置的票售价32英镑。

和格雷一样正式受邀而来的还有几十个全球顶尖演艺团体。他们的演出被安排在爱丁堡市内几个环境好、舞台大的剧院或音乐厅里,由艺术节主办方负责整体宣传。

杜伊和格雷在爱丁堡的境遇与70年前爱丁堡艺术节创立之初的情形何其相似。

1947年,为繁荣在二战期间遭遇空前浩劫的欧洲艺术,英国剧院经理鲁道夫·宾与英国艺术界人士经过3年筹划,选址未受战争破坏的爱丁堡,邀请当时全欧最负盛名的音乐家和乐团,举办了第一届爱丁堡国际艺术节。8家小型表演团体慕名而来,却被拒于高雅的表演殿堂之外,于是他们自行联系场地表演,吸引大量平民观众。第二年,更多不请自来的艺术团体在国际艺术节期间与官方节目分庭抗礼,被苏格兰艺术评论家罗伯特·肯普称之为艺术节的“边缘”,边缘艺术节的名字由此越叫越响。

70年来,国际艺术节和边缘艺术节一直同时举行,虽被统称为爱丁堡艺术节,但它们始终保持着各自的初衷与特色:国际艺术节总导演每年到世界各地挑选高雅艺术演出和音乐会,邀请并安排它们到爱丁堡最好的剧场演出;边缘艺术节则坚持不设任何门槛,什么演出都能来,参与者自行递交申请、联系场地、负担成本、收取票房。

时至今日,爱丁堡的艺术版图与70年前相比,已然大不相同。

秉承自由、开放的原则,爱丁堡边缘艺术节早已发展成为全球最知名的非传统艺术节,在参与规模、观众数量、票房收入、业内影响等方面,均已大大超越代表精英艺术的爱丁堡国际艺术节,逆袭成为爱丁堡每年8月艺术盛宴的主角。

毫不夸张地说,走在爱丁堡街头,你所能感受到的鲜活、欢庆的艺术气息,其实都来自边缘艺术节。新人在这里挥洒才情、展示自我;大牌明星在这里推介新作,亲自走上街头发节目单;演出公司和制作人在这里寻找创意、挑选剧目;观众在这里可以连看三个星期绝不重复的节目。

正如英国《独立报》记者戴维·波洛克在今年艺术节开幕报道中所言,当年选中爱丁堡的是国际艺术节,而造就这座城市如今艺术风貌的,却是边缘艺术节。

爱丁堡市长弗兰克·罗斯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也直言,他个人更喜欢边缘艺术节,因为“它意味着开放和梦想。有不少艺术家和表演作品是从这个舞台走向国际,被更多人所认识。”

“打破陈规,加入挑战者联盟”,这是边缘艺术节协会今年为纪念边缘艺术节70周年所提出的口号,颇具挑战主流的宣言意味。据该协会统计,8月4日到28日期间,为今年边缘艺术节而来的62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5万名艺人,将在爱丁堡300个场地献上3400场表演。这些数据还不包括像杜伊这样的流动街头艺人。

夜幕降临,人群渐渐散去。杜伊收起吉他,在街角找了一个避风角落,钻进睡袋。他没有像落魄流浪汉那样把头也缩进睡袋中,而是露出自己的脸,表情坦然而平静。毕竟,在这座城市里为自己的艺术梦想哪怕露天而眠,也无须害羞或畏惧。或许明天一觉醒来,梦想就会成真!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