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亚美娱乐首页 >

张雄毅:精雕细琢的匠心、精益求精的坚持

类别:亚美娱乐首页 未知 | 人气值:

新华网上海9月22日电(记者高璎璎)张开双手,紧握药匾,依靠臂力来回旋转。细粉旋即在匾中舞动起来,忽而散开,忽而聚拢。约莫半小时,药粉变成了一颗颗细小均匀的药丸,每丸直径1.5毫米,仅重3.125毫克,达到微粒药丸之极致,超越了机器的极限。

张雄毅展示“泛丸”绝技。新华网记者 高璎璎 摄

这是记者20日在上海雷允上药业有限公司看到的张雄毅师傅泛丸的精彩“表演”,中成药六神丸制作的技艺绵延百年,至今完全依靠古法手工泛制。这份手艺,上海雷允上药业有限公司丸剂车间六神丸班组组长张雄毅一干就是35年,成为中药行业微丸制作的佼佼者。

国家保密产品六神丸

中成药六神丸清凉解毒,消炎止痛,常用于咽喉痛、热疖肿等的医治,效果显著,是国家保密产品,被选入国家妇儿专科用药目录。

六神丸自清代同治初年问世以来就享有盛名,自诞生开始,六神丸就以“虔修”命名。“虔”代表着诚心、诚信,“修”意味着制造、炮制,“虔修”代表着上海雷允上药业“全心全意做好药”的精神。

六神丸的制作遵循传统,一百多年来其药材用料及生产方式始终不变。除了用料上乘之外,生产工艺也十分讲究,其独特的微丸制作技艺、对原药材的处理也是上海雷允上药业的独到之处,属国家保密的工艺,2010年被认定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据六神丸第五代传承人,张雄毅的师傅劳三申请介绍,六神丸从选材到泛丸到最后成型均以人工来完成。由于处方的精妙和选料的优良,再加上制作的技巧,使得六神丸逐步形成了一整套独特的制备工艺,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科学价值。上海雷允上药业历代传人一脉相承,很好地保护了它原真的传统工艺。

精益求精苦修技艺

张雄毅82年从技校毕业,进入雷允上六神丸班组。他说,开始的时候看到师傅用传统的工具,通过双手轻巧翻转,就能将中药细粉慢慢变成一粒粒可爱的小药丸,感觉并不是很难,但工具到手上,仿佛端着一块沉重的石头,根本转不了。

张雄毅接受媒体采访。新华网记者 高璎璎 摄

“师傅给我半年时间,练不好翻转技术,就得离开。既然来了,哪能说离开就离开。这时,我不服输的倔劲上来了,为了尽快赶上师兄的水平,我除了在班上狠下功夫,独自模仿体会手感外,回到家里看到锅、盖、碗、碟就会随手放入米粒进行操练。好多次,锅中的米都颠碎了,结果家人跟着我足足吃了三个月碎米饭。” 张雄毅说。

半年时间到了,张雄毅第一次考核通过了,终于可以像师兄一样端药匾了。全套动作做一遍:大翻、小翻、前搭、后搭、大转、小转……一整天药匾摇下来,张雄毅的手上被药匾的边缘磨出了茧子,虎口的皮破损出血,手臂也练得酸麻发胀。但师傅却不以为意,反而告诉他说,一个好的药工泛丸,手上不会起茧子,虎口不会破,手臂也不应该会痛,因为用出的每一份劲都应是恰到好处的。

“经过三年的学习,我学会了各个工序的操作,但要说技术达到炉火纯青,从第一道工序开始到最后成品,能一气呵成、融会贯通,又经过两年的学习,才真正成为了微丸的传承人。” 在三十多年的工作中,张雄毅从对中药微丸感兴趣、到喜欢,直到现在舍不得。他直言:“其间也有单位高价请我,但我已把中药微丸当成自己孩子,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所以选择留了下来。”

专研求索提高标准

通过药工以特定的动作、工序摇晃药匾,让药粉在空气中碰撞、舞动,均匀地裹进几味药材,一粒粒直径仅1.5毫米的药丸就诞生了,这就是“微丸工艺”。在这纯手工的泛制技术背后,是机器根本无法替代的中医智慧与匠人手艺。

张雄毅参加泛丸技能比赛。新华网记者 高璎璎 摄

微丸制作沿袭着历代传人一脉相承的传统,最大程度地保存了最原真的手工制作技艺,它灵活、精细、微小,非常适合贵重细料药品的制作,尤其是中药微粒丸六神丸的制作。

据介绍,微丸的粒重约3-18mg左右,而六神丸更是达到了微丸的极致,每丸仅重3.125毫克,直径仅为0.8毫米,要在一粒仅为3毫克多的丸药中,包裹进处方所规定的各种药材,形成药丸小,质地紧密,圆整均匀,色泽一致,丸重稳定。同时服用后,药物有效成分能快速、持久地释放,达到疗效的要求,这都需要在手工泛丸过程中凭借操作手法、力度、频率以及经验才能做到,且质量、疗效都符合国家标准,堪比微雕艺术,是目前中药行业内的一般泛丸工做不到的。

张雄毅经过数十年的实践钻研,不但达到了上述要求,而且比前辈又有提高,他泛制出的微丸,粒与粒之间的误差在10微克以内,其圆整度更是达到了Ar≦0.1,超出一般丸药的十倍,且损耗在1%之内,同时每粒中的有效成分的误差不超过1%,确保了药效的均一性,这是目前机械化大生产所不能及的。

大师引领传承绝技

2010年,上海雷允上药业独有的六神丸制作技艺,被认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张雄毅也被评为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六神丸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去年,张雄毅还获评成为首批88位“上海工匠”之一,同时被授予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

一枝独秀不是春。在张雄毅看来,这门手艺看天赋,重苦修,更重要的是传承、坚守。

作为六神丸第六代传承人,传帮带对于张雄毅来说义不容辞。他将自己掌握的技艺毫无保留地通过授课、带教等形式传授给我的学员和徒弟。但张雄毅对徒弟业是有要求的:不要学历高,只要吃得起苦、经得起熬、耐得住寂寞。

“我先后带了70后和80后两拨徒弟,他们在各类的比赛中也获得了比较好的成绩。现在90后也进入了我们的团队,六神丸的制作技艺得到了传承和发扬。”

2015年底,公司成立了以张雄毅命名的首席技师工作室,在新的征途中,张雄毅表示,将和工作室同事一起,开展技术攻关、高师带徒、工艺改进等活动。不断学习、不断创新,为企业培养更多的高技能人才,创造更多的财富。

神品要有工匠造。各行各业都需要这样的工匠,只有工匠多起来,才会诞生更多像六神丸这样的神药,这样的百年品牌。而热爱、专注、坚守、追求极致,正是工匠之路的“通关秘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