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亚美娱乐nb88.com >

主题故事‧我的自疗能量

类别:亚美娱乐nb88.com 未知 | 人气值:

现代人普遍压力大,连放松喘息的时间都变得稀少。

这时候,需要疗愈的事物来抚慰心灵、减减压,对压力高喊:Take it easy!

热爱CD的文字工作者以诺

中六毕业后等待成绩放榜到新加坡打工的以诺,买下了他人生第一张CD。CD封面上,一位长发女子坐在吧台前侧头若有所思的样子;打开唱机,女子沙哑的声音唱着:“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的来看你……”

歌曲故事里,歌者花费半年的积蓄,与相隔两地的情人见面。而以诺,他用辛苦储蓄下来的打工钱买下《大雨》这张CD。

“那时候我把CD放在从牛车水买的Sony Discman(CD播放器)里听,每天放工回家就听,一边听一边思乡,所以CD无形中成了当时的慰藉,我非常珍爱它们。”

让歌声风干心中伤口

以诺是受到堂姐的熏陶,开始聆听音乐。堂姐当年买了很多卡带,他就拿来听,还买来空卡带复制,把音乐占为己有。后来CD逐渐普遍化,他就开始把钱花在CD上,走上了买CD、收CD的不归路。

他笑说,卡带听久了会发出吱吱的老鼠声响,而优质的正版CD除了听觉上得到享受,也不必担心什么时候会损坏,可以安心收藏。

对七字辈的以诺来说,听CD像是一种心情,让自己重新回到一个更单纯的状态,只有听CD,才有办法让他听到想听的那个“美好过去”和“希望未来”的声音。

他记得青春时期在新加坡结束打工生涯后,回马经过新柔长堤之际,Discman里传来娃娃的歌声“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望着点点涟漪的海面,想到即将可以见面的家人,他脸上掠过欣喜。

他也记得那个抱持梦想的自己,在恋爱触礁时,辛晓琪的《走过》犹如徐徐凉风,风干他心里的伤口,“爱能留是福,爱难守该悟,有情时知足,无情时莫哭……”短短一句歌词,让他顿悟、放下,重新振作,放眼未来。

“老话一句,听CD可以放松心情。有时心情郁闷,听到熟悉或喜爱的音乐时,心底那朵乌云会不知不觉消散,令人转念化愁。我喜欢较抒情的流行音乐和电影原声带,尤其是纯配乐原声带,非常有画面感,聆听的同时就像在重温电影剧情。”

重温经典,回味悲欢岁月

从聆听CD当中,不论这些歌曲让人心暖或伤怀,音乐中总有一种莫名的力量,使他感动、共鸣,进而得到自我疗愈与成长。

“有些人心情紧张时会靠烟酒放松,但我不烟不酒,就狂爱音乐!我通常会在工作时听歌,这个时候有旋律在耳际飘荡就很满足了,不一定要仔细去听歌词。嗯,就像闻到无形的香气一样,非常疗愈。”

以诺的CD收藏约有四千多张,这个数字只是“目前”而已,因为他说他还会继续买,永远不会达到饱和点。

“买CD就如掉进无底洞,没有尽头。而且很多旧专辑都在发复刻版或高清版,所以钱包的血是流不止的!只要经济规划得宜,买CD犒赏自己平日辛劳地工作,也是一种幸福。”

CD和音乐让以诺找到与自己故事的关联,也正因为看见了关联以及其中的故事,他就知道什么是自己内心深层最需要被抚慰的,特别是那些经过时光流转,忘却了的、遗失了的纯真。

“我对一些CD特有感觉,因为它们曾是我非常喜欢的音乐,承载着我无数年少的回忆,仿彿让我看见昔日的悲欢岁月、街道、老树、邻居、家人朋友的脸孔。”

“听到自己很喜欢的旧CD,整颗心会马上柔软下来,也许会想给家人打个电话,或者去抱一抱宠物,这就是音乐的魅力与魔力!”

它是情感棉被

窝在里头想从前

音乐是以诺温暖生活的棉被,开心或难过的时候,打开CD、聆听音乐,就让他获得正能量。

“我现在比较少逛唱片店,主要是因为要找的旧CD买少见少,而且许多唱片行充斥无数的翻版。我现在通常会网购海外版CD,都是以前的CD,毕竟我还是偏爱以前的音乐。”

以诺最喜欢的五张旧CD,都有着他满满的旧回忆。比如曾淑勤《不再等待天堂》有他喜欢的乡村摇滚音乐元素,每回聆听就像返回童年老家,看家人、看昔日的山河。

“陈淑桦《一生守候》是我一辈子听不腻的专辑,美丽的东方古典气息,细腻的唱腔,让人听得难以自拔。殷正洋《天空蓝蓝的》很适合相爱的人窝在一起静静聆赏,听着听着,两颗心越来越靠近,因为殷哥的歌声有一种神圣的灵魂……”

“方季惟《怨苍天变了心》前奏一响起,仿彿回到了青涩的少年时期,美好的片段再次在脑海里闪现。当年我还把这张专辑带上金马仑高原聆听,配搭那里的冷山、花卉、绿林,特有感觉。汤米佩吉(Tommy Page)《From The Heart》专辑里,有着许多浪漫的情歌,听了好想再去爱,哈!”

买上瘾,支持实体音乐

对于2000年后出生的Ζ世代来说,网络世界的几百万首歌曲,只需点按播放钮键即可。然而,某些人一定还记得,那种小心翼翼收藏卡带、CD,从一张、一堆,再到一整柜的感动。

“CD的乐趣不仅在聆听,而是在选购的过程。每当到二手CD摊档时,我的心跳会加速,血液来回涌流,眼睛是发亮的!找到一张回忆满满的CD时,我的手甚至是微抖的!只要价格在可负担范围内,我通常都会不假思索买下。”

对以诺而言,听CD、收CD是一种上瘾,明明自我告诫说不买,但最后还是忍不住买。

“这也是一种恋物癖吧,我坚持购买CD,支持实体音乐,但因为懒惰一张张打开,所以买回来之后会把CD转成数码化存进电脑,方便聆听。CD则放进专属的厚塑料袋里,怕弄痛它或受损,然后放在架子上摆美。”

他感叹,现今唱片行已失去昔日的荣景,很多都已经结业。庆幸的是,购买CD的管道还是相当多,除了越来越少见的唱片行,跳蚤市场、二手CD摊档、网络唱片行、FB的音乐群组等,都可以找到不少旧爱新欢。

“坊间有一些不法之徒或奸商,以高价卖翻版、高仿CD假碟,这些黑心作业必须斩草除根,还音乐一个健康的景象。曾有一位乐评人借着身分与名气,在网络音乐群组里行骗,后来被举报,失了颜面与诚信后落荒而逃,真心希望他会痛改前非。”

诚意包装,文案精致

虽然不知能延续多久,但热爱音乐、收藏CD的以诺,在实体唱片日渐消失的今天,默默地守护CD这个微小的火光。以诺娓娓道来喜欢实体唱片的原因:“不管是听CD或卡带的人,都很留意音乐的来源,喜欢阅读唱片文案。”

只有在实体唱片才会清楚记载那些“幕后英雄”,“谁写词、写曲、谁编曲?专辑封面谁拍的?造型设计谁做的?吉他合音又是谁?”但在数码时代,顶多知道词、曲创作人。

“我觉得,一张专辑除了音乐要好,专辑的整体呈现包括封面、歌书、文案甚至侧标都很重要。你可以看到制作的用心和诚意。一张好的专辑,包装也非常重要,因为我们买的是一个梦幻。”

他举例,周杰伦的专辑,包装精美之余,还分有几个版本,一般铁粉都会买下每个版本,因为对他们而言,买下周杰伦的专辑就是拥有周杰伦整个人,虽是梦幻,但感觉爽就值得了。

而他最喜欢的歌手曾淑勤,除了歌曲耐听,制作也充满诚意。“特别是曾淑勤的专辑文案都很精致,《不再等待天堂》专辑里,几乎每首歌都写出了故事,诚意十足。”

以诺最爱的五张CD

以诺的部分CD收藏。

随性涂鸦

无压力的享受

开心的时候,涂鸦是脑中一丝一丝的思绪,把难以言说的悸动“话”出。难过的时候,画一个关于它的图文,至少能从不好的经验中得到一些好经验。因此,他说,“涂鸦是一种疗愈”。

冯健超(走刀口)

喜欢涂鸦的人,相信对“走刀口”这个名字不会感到陌生。“走刀口”是漫画家、插画师冯健超的笔名,这个怪趣的笔名其实是他本名“超”字的解体,而且“走刀口”的涂鸦笔触也不如笔名般锋利,反而是轻松、趣味。

“我从小爱漫画,艺术学院毕业后曾经在足球杂志、动画公司、漫画杂志等任职,在外围兜圈多年之后,我始终还是爱画,无论是插画、漫画还是涂鸦,我尽可能画越多越好。”

他的正业是插画师,包括绘制小说封面、游戏插图等。而面书专页“走刀名涂鸦区”里的涂鸦作品,则是私下生活的一个解压管道。

画插画,就不敢乱乱来!

谈到涂鸦,他说“涂鸦和插画是不一样的东西”,前者可以随性画,后者是商业稿,里面有客户和出版社的要求,不敢“乱乱来”。

“插画和涂鸦都是我的梦想,只是没想过,反倒是涂鸦让人注意到我,哈!”冯健超在2015年开始在网络上发表涂鸦,那时候甫出社会工作,想在工作以外的时间做比较简单和悠闲的创作,因此应朋友“老佐”之邀共同创作。

“她先写一些文字,我看了,再配文字画图。过后由于大家的时间配合不来,而且各有各忙,之后就我一个人继续下去。很感谢当时她邀请我一起开始创作,现在我仍然带着她的精神继续画下去。”

凭健超曾经和平方集团(角川平方集团前身)合作,画了该出版社魔豆系列四五十本小说封面,也出版过约十本漫画。不过,最能引起他心中涟漪的是涂鸦创作。

涂鸦对冯健超来说,是一种完全没有压力的享受。“我喜欢涂鸦的表现形式,它是比较直接、随性、爽快画出来的东西,几个画面就能画出梗。”

他口中的“梗”就是善用幽默技巧,为新闻时事、生活故事、记忆往事等,披上趣味盎然的“外套”,让看的人包括自己,以幽默感来轻松应付各种烦恼。

“每个人都有他解压的方法,而涂鸦带给我的疗愈力量就是,我不带压力去创作,只是回味和记录过去,再加上对事情的一点恶搞、开玩笑的想像。这样的涂鸦,如果能够带给读者欢乐与共鸣,那会是我心灵上最大的回报。”

既是创作,也是一种记录

生活里的每一天、每一个小时,都有美好的事物在发生,多数人因为生活步调快速,却很少用心去看、去听。要能够看见、听见这些美好的事物,需要的是一份处世的趣味。

冯健超相信,幽默是能让一个人看得更多、更远的智慧。生活里不乏令人惊叹的“画”,这在于个人的目光和心态,而不在于寻找新的风景。

“日常生活里面也有很多事情可以画出来,比如和朋友的谈话内容、听来的故事、报章上的新闻等,不怕没有东西画。”

在创作这条路他并不孤单,因为有弟妹们的帮忙,“他们有时候给我灵感、构思故事,我来画。”冯健超和弟弟冯健欢合作过《双子座》、《武侠》等漫画,而所谓灵感,如前所述,就是从身边取经。

“如果能让别人从我的涂鸦中得到共鸣,我就很满足了,那是意外的收获!”

他认为,涂鸦既是创作,也是一种记录,许多生活故事被我以轻松又充满乐趣的方式记录下来。“当我回看这些涂鸦,那些过去阻挠情绪的大小困难,突然间不一样了。”原来,改变一下心情,就会有不一样的解答。

有了电绘,不忘手绘

在网络时代,Ζ世代基本上在电脑、科技环境中长大,对于手绘、手工等手艺甚少接触。以绘画为生的的冯健超,对“手艺”有很多回味和分享。

“随着网络普及化,很多人渐渐忘记手绘、手工。我本身也很喜欢手绘的风格,喜欢那种不和时间赛跑,只专注于眼前事物,精益求精、精雕细琢的精神。”

“即使我现在常用电脑绘画(简称电绘)工作、创作,也会尽量画‘手绘的风格’,因为手绘有自己的美感,它呈现的颜色里面也有一种无可取代的情感温度。”

他带着浅浅微笑表示,自己能做到的就是,用电绘记录、呈现手绘的样子,希望它即使渐渐消失在日常生活里,也别太快消失在这一辈人的记忆里。

冯健超的涂鸦作品很多时候都是逐步修改。“我的画功还没到一笔完成的功力,我不是天才型,是需要很努力去做一件事的那种人。”

在逐步修改过程中,往往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效果,也让他的心慢慢平缓下来,找回画插画、画漫画、画涂鸦的初心。

真实人生遇到的风景

不同主题的系列作品,是一位漫画家强大艺术生命力的象征。从情侣故事、时事、电影恶搞到食物等,搞怪也好,有趣也好,这些不同主题的涂鸦作品,基本上都是冯健超在真实生活里遇到的风景。

“早期我爱画男女恋爱期、恋爱过期的东西,因为和朋友喝茶,大家都会投诉另一半,所以我想把自己和身边朋友的一些有趣经历给画出来。”

“后期比较爱画食物图,因为我满爱吃的,我画的都是马来西亚的食物,都是自己吃过而且觉得不错的食物,哈哈!”

创作涂鸦初期,冯健超规定每天或两天更新图。规定的独特之处在于:通过坚持按照时间表创作,需要强大的体力和精神力并成为一种专注性,而专注性与创作活力密切相关。

“另外,规律性发表作品会让自己进步迅速,比如很快掌握得住风格以及读者的喜好口味。坦白说,早期我每天在面书专页上更新涂鸦,吸引更多读者产生共鸣,读者人数和分享次数也更容易上涨。”

“不过,后期随着正业越来越忙碌,加上家里有了小孩要照顾,所以目前‘走刀口涂鸦区’面书专页都是久久更新一次,惭愧啊……不过偶尔还是会带给大家一些小惊喜,以后也请大家多多支持。”

冯健超最爱的五个涂鸦

1.老夫子

在得知《老夫子》的作者王泽离开人世后,有感而发画了这张图。我的家乡在沙巴斗湖,大部分的理发店都有老夫子漫画,我去剪发的时候也都会翻看,小时候大部分的漫画回忆都是他。

2.IT

这是电影恶搞图,仅用半小时画成,没想到会被疯传到国外,甚至出现墨西哥版本等恶搞图。我有溜狗散步的习惯,散步的时候经常看到路边的垃圾,想以此图来唤醒公众对环境问题的注意。

3.Mcd薯条配雪糕

当时正好在麦当劳,突然想分享一下自己的一个饮食怪癖,就画出来。没想到贴出去之后,很多人留言表示他们也是这样吃,包括香港和台湾朋友,意外发现原来这么多人和我一样爱这样吃!

4.Kopi冰

食物系列涂鸦中,我最爱这张图。我真的很喜欢喝马来西亚的Kopi冰,其他国家喝不到这种味道。早期我很疯狂喝Kopi冰,但近年少喝了。

5.西游记

2016年电影《西游记.三打白骨精》宣传海报上独缺猪八戒,经媒体报导成了各说各话的“疑案”。我画这张图,猪八戒成了掌镜人,忙着替师父和师兄弟们拍照。本来是借时事幽大家一默,没想到却引起公众对我、对这个专页的注意。

放下害羞

Cosplay游戏人生

“把喜欢的角色带到现实生活来,过著许多不同的人生,是一件有趣的事。有时候生活有压力,也可当作是放轻松的一种方式。”才玩了一年的Cosplay,她坦言,十分享受这个世界的感觉。

Reiko(倪嘉倩)爱Cosplay游戏角色“莹草”。

初中时的Reiko(倪嘉倩)跟一般小女孩一样,性格内向没自信,严格来说不是问题,只是一种过渡的特质,然后,她开始迷上了游戏,并接触了Cosplay(角色扮演)。

“当你迷上某一样东西,自然就会想变成他一样,不是学坏了、也不是扮邪作怪,Cosplay概念上其实就是我们小时候模仿偶像唱歌、跳舞一样。”

每次在Cosplay活动上看到Coser(角色扮演玩家,Cosplayer的简称)化身成角色,惟妙惟肖,她心生羡慕,找Coser拍照、握手,就是不敢尝试。

努力扮演,还原角色

“我觉得台上的每一位Coser都很漂亮、很勇敢,但是那时候我有自卑感,害怕自己Cosplay的话,会被别人评头论足。”

虽然未能付诸行动,但是按捺不住一颗蠢蠢欲动的心的Reiko,从网络上购买日本校园制服、借朋友的假发,自己化妆、拍照,然后发表在网络平台。

直到上了专业学院,由于身边好几位同学都是Coser,给予她极大鼓励,2017年她鼓起勇气参加生平的第一次Cosplay活动。

“我当时Cosplay《斗阵特攻》游戏的Dva,由于不了解Cosplay的文化和特质,被人批评‘没有还原角色’,这也是很多人在一开始Cosplay的时候会遇到的事情……后来我很努力地学化妆、学戴假发,尽量做好角色的还原度。”

在Cosplay的世界里,角色的还原度很重要,无论是形似或神似。另外,Cosplay的动机是“爱”,例如,Coser不能因为“角色很帅、很酷”、“喜欢服装造型”等原因选择扮演某个角色,必须发自内心喜欢“角色”,而且不能随意去更改。

Cosplay给予Reiko一个打开心扉的渠道,当她化上角色的装扮时,神似和形似使她得到很大的满足感。而Cosplay给了她一个暂时的面具,让她放下害羞的包袱,变得更懂表达自己,认识到更多新朋友。

“我喜欢游戏多过动漫,所以Cosplay的多数是游戏角色,比如我很喜欢手机游戏《阴阳师》的‘莹草’,她不是主角,但我觉得她很像我,特别是身材不高但活泼这一个特质,呵。”

扮演不同的人,体验不同的生活

Reiko最感意外的是,Cosplay让她获得同龄朋友没有的公众注目以及工作机会。“我接过一些游戏广告、模特儿的工作,比如相机公司的摄影工作坊模特儿,三个小时就可以赚到三百令吉,这比我之前做临时销售员一天只有一百令吉高出两倍。”

曾经,她被Cosplay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迷惑,特别是初期参加Cosplay活动,进入女厕却看到一堆男性在里面!“原来‘他们’都是女的,在扮演男性角色”,她笑着忆述当年的糗事。

现在,她在Cosplay这个世界里体验“许多人生”。对于不了解Cosplay的圈外人来说,很容易把Cosplay简单归类为“奇装异服”、“譁众取宠”的行为,并且对与日常生活不符的衣服、彩色假发和眼瞳的“打扮”,感到奇怪和怀疑。

Reiko说,打扮是Cosplay重要的表现方式,但它并不是一场化妆秀、服装秀。在她看来,Coser其实和演员很像,虽然没有演员那般专业。

“Coser和演员的特质很像,都是扮演不同的人,以体验不同人的生活,甚至是自己梦想的经历!”

Reiko把Cosplay视为一个人生角色的扮演,两者讲究特殊的契合感,就像在舞台表演之际,自己刚好跟这个角色有一些相符的事件发生。

“你会觉得哇我们很像,不能说你就是他,但你跟这个角色是有缘分的。”

发挥创意

弥补配饰不足!

问起Cosplay的挑战,Reiko笑着说:“可以扮演很多自己喜欢的角色,但不是每个都适合我扮演!”

不适合有两种状况,第一是Coser和角色外形神韵差距过大,第二则是Cosplay的服饰。

“很多Cosplay服饰要从淘宝购买,但不见得每个Cosplay服饰都有,即使有也不一定是全套,有的少了发箍小饰件,有的手工简单,需要自己加工精致化。最可惜的是,我不会裁缝!”

为了角色的还原度,很多时候Reiko需要自己动手加工。比如,把买回来的白尾巴染上渐层色彩、假发上贴上用海棉制成的发箍、白鞋子黏上冰箱里使用的冰膜剪成块状,以制造闪亮效果……许多创意就这样被激发出来!

说到创意,Reiko对于参加Cosplay的马来同胞大表赞赏。“由于信仰文化的关系,马来同胞不能戴假发,但也因为有这个限制,反而激发出意想不到的创意,比如马来Coser用头巾做出假发的效果,很特别!”

利用冰膜自己动制造鞋面闪亮效果。

提防他人醉翁之意

部分人对Cosplay存有误解,觉得Cosplay有“卖肉”的倾向。Reiko认为,这只是一小撮Coser的炒作行为,大部分Coser是根据角色“正常”扮演。

“Cosplay有流派上的不同,有些人讲究服装还原度,有的则着重于角色神韵。当然,也少不了有一种是卖肉派,为了爆红而选择高度裸露的角色,或是夸张慑人的服饰参加Cosplay。”

面对这些打着Cosplay名号却肆意卖肉,或是利用譁众取宠的Cosplay照片牟利,Reiko表示心疼,这不仅伤害动漫、游戏原角色在真爱粉丝心中的形象,同时也让公众误解Cosplay。

另外,每次参加Cosplay活动或拍摄外景,她都会要求朋友同行,“绝不单独一人参加”是她的信条之一,甚是着重自身的安全。

她说,在Cosplay活动上,有的摄影师会要求“蹲低一点、再低一点”,听到这些要求,她的“自我保护”马上就会拉紧发条,但会以开玩笑的口吻说“你看,这位摄影师要拍低角度哦”,轻松化解危机。

有时候,接到摄影师邀请外出拍摄外景照,Reiko会先到对方的面书查看他的日常“蛛丝马迹”,有怀疑就拒绝。还有,如果对方提出“穿紧衣服”、“露脚趾”等怪怪的要求,她也会直接拒绝。

营造仙气,找人背后苦撑…

Cosplay活动不只出现在动漫节等盛大祭典,许多Coser在闲暇时会和志同道合、摄影师相约,从常见的场景中找寻和剧情相似之处,透过Cosplay喜爱的动漫角色,呈现他们想要的意境或情节。

Coser的足迹涵盖公园、商场到一般街道,只要能符合想要呈现的形象,都可以是Cosplay的摄影场所。现在,也有业者专为Cosplay提供摄影棚。

“吉隆坡有几间室内摄影棚是拍摄Cosplay照的热门地点,里面有不同的主题设计,比如日式、欧式、中国式等,Coser可以根据自己的角色装扮和拍摄内容选择地点。”

很多看起来很漂亮的Cosplay照片,背后其实是Coser和摄影师几经NG辛苦拍摄而成。

“之前我在拍摄阿璃(Ahri,游戏角色)Cosplay照片,想要拍出美少女战士那样带点仙气飘然的氛围,因此要拉直背脊坐在没有椅背的高凳上,双脚还要用力撑开,维持某一个角度的姿势。”

为了拍出理想的视觉效果,Reiko的朋友全程躲在她的后面,用双手帮她扶住腰部和背部,让她得以长时间保持理想的姿势供人拍摄。辛苦吗?她点头,“但是对角色有爱”,她说。

轻小说角色“雷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