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亚美娱乐 >

毕业了,聊聊谁是《射雕英雄传》里的最好导师

类别:亚美娱乐 未知 | 人气值:

原标题:毕业了,聊聊谁是《射雕英雄传》里的最好导师

一部《射雕英雄传》,其实就是一段老师找学生,学生拜老师,“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故事。

六月,在越发热闹的光斑和树荫的争夺映衬下,学校里又一茬毕业生要被收割了。

学生们纷纷在毕业论文的致谢里表达对于老师的感激之情,有人这样写道:“你们是各自领域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我们像一个个无名小辈,看你们在从公教到明德的讲台上,从人文楼到艺术学院的一场场论坛里华山论剑,心里暗暗期待着长成郭靖黄蓉。”

金庸老爷子以五行思想点睛,妙手一挥,造出这纵横武林的“乾坤五绝”。而如果从师生关系的角度看,《射雕英雄传》其实就是一部老师找学生,学生拜老师,“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故事。

先是丘处机想出那费时费力费心的主意,与江南七怪分别找到郭靖杨康,以十八年之久悉心教导,赌谁培养出来的学生更优秀。后有黄蓉以精妙厨艺哄得洪七公教与郭靖“降龙十八缺三掌”,收自己与郭靖为徒。杨康的师父也是前有丘处机,中有梅超风,后来更是想方设法拜欧阳锋为师。

83 版“射雕”中的丘处机(左)与丘处机画像(右)

相比之下,江南七怪合七人之仁义武功教郭靖一人,又有黄蓉洪七公的因缘际遇,纵是再“笨”,也能在二次华山论剑与师父和岳父过个三百招。

现代文明社会已不再有一个庞大的武林存在,倘若能在这古今文武之间做一番化合,从学生的角度去看导师,那么这“乾坤五绝”又该是何种面貌?

▍王重阳这位好导师的缺点是死的太早

王重阳武功天下第一,又自有一番仙风道骨,跟周伯通讲过武功要想达到大境界需得德艺双修、心怀天下的大道理,在各方面都接近一个完人,自然也该是一位好老师。

他唯一的缺点是死太早。以致他座下的全真七子,包括整个全真派,从《射雕》到《神雕》,都不知被黄药师、洪七公、欧阳锋、周伯通、杨过等嫌弃了多少次。但是一套天罡北斗阵也两次围困了黄药师,必有其精绝之处。想来这位老师特别注重学生们的互帮互助、团结合作,大概是那届生源不太好,他便创了这天罡北斗阵来护教。

有人说,这一版的射雕英雄传中,王重阳把人帅哭了....

▍洪七公永远走在寻找美食的路上

洪七公是一位美食家,之所以“神龙见首不见尾”,要么是在寻找美食,要么是在惩奸除恶的路上寻找美食。当他的学生,多是“放养式”的师生关系,何况他既是导师又是院长,丐帮一直以来都在扩招,招生门槛极低。因而若非郭靖黄蓉这样的主角,多数丐帮弟子都是“想见他老人家一面都难”。

但是老人家的慷慨大义之处在于,并不是很拘泥于所谓的师徒关系,就像他老早就教了穆念慈几招“逍遥拳”。对于一般人来说,这简单的几招可能就一生受用。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好人,又刚好被他撞见在苦兮兮地写论文,那么让他指点一下也不是没有可能。

▍欧阳锋老师擅长在哲学上攀新高

欧阳锋老早就显露出了他的哲学天赋。灵蛇拳、蛤蟆功,他最善于从万事万物中汲取智慧获得灵感,创下这颇具仿生学色彩的武功,当然如果你不介意打起架来就像蛇和蛤蟆那样的话。武林中人只道欧阳锋是“老毒物”,是擅长用“毒”,心肠狠“毒”。现在看来,“老毒物”的“毒”还在于眼光“毒”到,能拨开事物间荆棘般纷繁错杂的缠绕,直击要害。他还懂得量变引起质变的道理,仅靠喂一条鲨鱼毒药就杀了海里全部的鲨鱼。

不过,欧阳锋的哲学进入一个新的境界,则是在第二次华山论剑之后。从那天起,他就开始自苦于哲学家们和北大保安同样探索的那个基本难题:“我是谁?我的生前是什么?死后又是什么?”引得郭靖也跟着自言自语“我?我是谁?”欧阳锋才智卓绝,逆练九阴真经也能最后悟出个殊途同归大道本一的道理,跟着这样的导师还怕什么呢?如果你不学杨康杀了他的宝贝儿子的话。

▍一灯大师收徒局限性大

你也可以跟着一灯大师,不过他好像只收两类人,一类是他的亲信,如渔樵耕读四人;一类则是他的仇人,如裘千仞。他的亲信只要当好他的保镖,拦着别人去找“段智兴”就好了;而对他的仇人,则兢兢业业风尘仆仆,无论如何也要将“裘千仞”感化为“慈恩”,真的是一位“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一切”的好老师。

射雕电视剧中的“一灯大师”

最后,如果让现在的文艺青年们去选他们中的一位当导师,想来当是黄药师。

▍最佳导师:文青教主黄药师

黄药师有太多迷人之处了。最明显的一点,他是如今校园里流行的当之无愧的“男神”老师。

身为“男神”的第一点,要帅。黄药师的出场方式是这样的:先是立于高松之巅吹箫,暗中相助梅超风,待黄蓉认出他来摘下面具后便是:“形相清癯,风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整齐的十六个字,好一派魏晋文人的风度。

“男神”黄药师以“立于高松之巅吹箫”的方式出场

“神”意味着无所不能。这点在后来周伯通的介绍里,在黄蓉的身上都有所体现。而也许读者容易忽略的是,其实早在《射雕英雄传》第一回《风雪惊变》里,黄药师的这种神已经被人说出来了,这人便是他的徒弟曲灵风。

原是郭啸天在分析宋徽宗书画做得好而皇帝当不好的缘故在于不够专心,曲灵风听了便说:“资质寻常之人,当然是这样,可是天下尽有聪明绝顶之人,文才武学,书画琴棋,算数韬略,以至医卜星象,奇门五行,无一不会,无一不精!只不过你们见不着罢了。”

说这话时,桃花岛门下“武功最强,人也最聪明”的曲灵风已经是被黄药师打断双腿落拓到荒村野店里的跛子曲三了。在这个残破的小酒馆里,他多少次只是坐在门口,望着天边的残月长叹。

但是又有什么用呢?他所能做的,只是在盼望和叹息声中等待,等着有朝一日再见到师父,好献上他从皇宫盗来的那些珍宝文玩。

他最终也因此而死。在死前的信中他写道:

“敬禀桃花岛黄岛主尊前:弟子从皇宫之中,取得若干字画器皿,欲奉岛主赏鉴。弟子敬称岛主,不敢擅呼恩师,然弟子虽睡梦之中,亦呼恩师也。弟子不幸遭宫中侍卫围攻,遗下一女……”

这一声声“岛主”叫得辛酸,那本是他之前日日相伴如今夜夜相盼的师父啊!只因被赶出岛去,便即便在临死时也守着分寸不敢乱叫,只在睡里梦里还能唤一声恩师。

如果这些弟子中只是曲灵风一个如此这般忠信师父,倒也没什么稀奇。陆乘风仿效桃花岛建了归云庄,也如曲灵风一样投师父所好收藏字画,闻听师父死讯后“伏地放声大哭,待见到又“悲喜交集,忘了自己腿上残废,突然站起,要想过去,也一跤摔倒”。梅超风更是为黄药师而死,冯默风听见李莫愁侮辱恩师“桃花岛主,弟子众多,以五敌一,遗笑江湖”时,哪管腿脚不便,只想奋力与李莫愁一战,为恩师雪耻。

对于那时的习武之人而言,将双腿打断等同于废人一个,而黄药师的这些徒弟们却毫无怨言,这一点连后来的李莫愁也甚为惊叹,她说:“黄老邪一代宗师,果然大有过人之处。他将弟子打成这般模样,这人对他还是如此忠心依恋。”

所以有人说,黄药师的徒弟们都像进了传销组织一样地崇敬他。这话说得真实,真实中有些戏谑,戏谑背后其实多少有些疑惑与不解。

文才武学,书画琴棋,算数韬略,医卜星象,奇门五行,建筑园艺……似乎会的说不完了,最后只能概括为“无一不会,无一不精”。可惜的是,当时那些以武论道的世人却只给他贴了一个“东邪”的标签。

“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连武功的名字都如此文雅,且黄药师的武艺多是原创,是“乾坤五绝”中最具创新精神的一位。

曲灵风、陆乘风、陈玄风、武罡风、冯默风,徒弟的名字取得超逸风雅,除了见出黄药师的文采之外,更多地莫不是暗示这几个人其实也如梅超风一样,是被黄药师所救而后改名,既有师徒之谊,又有养育之恩。

央视版射雕英雄传的饰演者是著名舞蹈家杨丽萍

何曾不想知道,在那场师门巨变之前,这些师徒们是如何其乐融融地在一起,在那片世外桃源的海岛上,自在逍遥。

陈玄风“言语粗鲁,有时得罪师父,师父反手就是轻轻一掌。陈师哥轻身功夫练得很俊,但不论他如何闪避,师父随随便便的一掌总是打在他头顶心,不过师父出掌极轻,只轻轻一拍就算了。”

武罡风“脾气倔强,有时对师父出言顶撞,师父也不去理他,笑笑就算了,但接连几天不理睬他。武师弟害怕了,跪着磕头求饶,师父袍袖一拂,翻他一个筋斗。武师弟故意摔得十分狼狈,搞得灰头土脸的,师父哈哈一笑,就不生他的气了。”

黄药师的才华最后只能概括为“无一不会,无一不精”

曲灵风文武全才,会画画,教小师妹读诗练字,解说诗词里的意思。“江南柳,叶小未成阴。十四五,闲抱琵琶寻。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也给师弟师妹们讲师父之前华山论剑上“东邪”名号的由来和那些牛哄哄的往事。

而小师妹呢,年少时有着黄蓉般的调皮可人,见师父皱起眉头,便不时说些话逗他开心:“师父,哪个师哥惹你生气了?陈师哥吗?武师弟吗?”愣是不说自己。

梅超风回忆里的黄药师慈祥且可爱,有长者风范却仍不失一缕邪气。师兄妹们时而言笑晏晏,时而吵吵闹闹,自有一番情趣。

黄药师也有一万种方法寻他们开心,最经典的,便是那挖苦他们的“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头面;魑魅魍魉,四小鬼各自肚肠”的对联。

文和武,技与艺,在黄药师那里是融为一体的。

他教他们武艺,也教琴棋书画、奇门五行。这些外在的东西于自身锦上添花,自然都是文艺青年们感兴趣的。

文青们另一个共同的重要关注点,则是内在的性情,尤其是黄药师身上这种独立、叛逆的性情。

他讨厌礼法,常道“‘礼法岂为吾辈而设’,平素思慕晋人的率性放诞,行事但求心之所适,常人以为是的,他或以为非,常人以为非的,他却又以为是,因此上得了个‘东邪’的诨号”。欧阳锋只知其一,便杀了个教忠臣孝子的儒生来拉拢他,没曾想竟碰了一鼻子灰。

他曾作诗“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得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来讽刺孟子,这种看问题的深入角度与批判精神,在曲灵风借他的话说出岳飞的根本死因时亦可见得:

“我曾听得人说,想要杀岳爷爷议和的,罪魁祸首却不是秦桧。”三人都感诧异,问道:“不是秦桧?那么是谁?”曲三道:“秦桧做的是宰相,议和也好,不议和也好,他都做他的宰相。可是岳爷爷一心一意要灭了金国,迎接徽钦二帝回来。这两个皇帝一回来,高宗皇帝他又做甚么呀?”

老师说过的话,学生们大都记得,言传身教,也难怪“门下个个都是极厉害的人物”。

但这些极厉害的人物,却是个个都没毕业就被赶出了师门,还莫名其妙被师父打断了腿。

被打断了腿,还一个个哭着喊着求着盼着重回师门。

多年过后,这位老师又何尝不悔恨自己当初冲动的迁怒,不想去看看这些被自己打成残废的学生们都过得如何了。他破了誓言离岛那次,人们只知他爱女心切去找黄蓉,却在后来发现他在归云庄赐予陆乘风的“旋风扫叶腿法”。

这套能够让学生们重新站起来走路的修习功夫,他不知是何时开始潜心研究,如今正特意带在身上。

三毛曾说:“最爱黄药师,什么都爱。”

他的徒儿们的共同心声也许就是:“最爱师父,打断了腿也爱”。

本文作者秦霜,轻度素食主义者,重度挑食患者。爱美,爱智慧,爱自由,喜欢看天边忽明忽暗的云,喜欢听海边自由自在的风。因而走上美学博士不归路。

单向空间出品,欢迎转发朋友圈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